臧运金:大匠运斤 移植生命
2014-12-23 17:41 / 深度报道 / 人浏览



臧运金教授,中国肝脏移植的前行者。

早在2005年,臧运金在武警总机构作影视明星傅彪救治专家组骨干成员,与同事一起成功为傅彪做第一次肝移植。多年来,他已成功完成肝移植手术1500多例,无一例死亡,是器官移植领域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

在肝脏移植学“圣殿”里精修技艺

在医学界对人体内脏功能有一个形象的比喻:人的心脏像一个“泵房”,肾脏像一个“污水处理厂”,肝脏则如一个“化工厂”。由于担负着重要的合成转化功能,肝脏构造复杂,一旦发生“事故”,修复工作异常艰难,传统的办法是切除手术。

肝脏移植手术则是近年来首先在发达国家开展起来的一门新型外科手术。由于其包括切除、移植、配型、排异等因素,因此是目前外科医学中难度大、风险高的临床外科手术。1999 年,在山东大学临床医学院千佛山机构工作了15 年的臧运金,以访问学者的身份,被公派到了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UPMC)的托马斯斯达泽(Thomas.E.Starzl)移植研究院移植外科。

这是一所被世界公认为肝脏移植学的“圣殿”,他的导师是世界肝脏移植协会主席冯约翰(John.J.Fung)教授。在冯约翰教授的引导下,臧运金教授先从猪、狗的肝脏移植手术做起。供体肝脏的获取和受体肝脏移植是这一技术的两个程序,而每一个程序又十分复杂。为了在较短时间内能够熟练地掌握这一技术,臧运金教授白天跟着冯约翰教授做临床手术,晚上在实验室里做动物实验。在匹兹堡大学医学研究中心的一年三个多月时间里,臧运金教授参加了200 多例肝脏移植手术,无一例出现偏差,受到了托马斯斯达泽和导师的一致称赞。2000月,经冯约翰教授推荐,臧运金教授被国际肝脏移植学会(ILTS)接纳为医师会员。

由于国内急需肝脏移植技术人才,本应一年半的学习深造,臧运金教授被提前3个月“请”回了国内。

培育中国肝脏移植精英团队

在匹兹堡大学医学研究中心的学习经历,不但让臧运金教授学到了精湛的技艺,同时让他体会到作为一个肝移植的医师身上所肩负的沉重责任,让他坚定信念不负每一个生命的嘱托。归国后,臧运金教授开始在国内肝移植领域崭露头角。他从世界肝移植“圣殿”带回先进的医疗技术和医护理念,结合临床中出现的实际情况,让肝移植这株幼苗在中华大地生根发芽硕果累累。

臧运金教授按照在美国时实验与临床同步的工作方法,把实验与临床相结合,取得了显著的效果。在山东省千佛山机构,他成功地率先完成山东省猪原位肝脏移植动物实验,之后组建成立山东省千佛山机构肝脏移植科。他在山东千佛山机构筹建了东方器官研究所山东移植中心,并先后完成了山东省首例改良背驮式肝移植手术、经典非转流原位肝脏移植手术及48 例同种异体肝移植手术,无一例手术死亡,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他还成功地引导山东、河北、河南、辽宁、上海、浙江等外地多家机构完成肝脏移植手术100 多例。

20019月,臧运金教授在天津见到了他慕名已久的中国现代临床肝脏移植的创始人沈中阳教授,被邀请加入沈中阳创立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专家队伍。2005 月,为了加强北京武警部队总机构肝脏移植研究所的技术力量,作为主任医师的臧运金教授被调入武警部队总机构肝脏移植研究所,同时兼任山东千佛山机构肝脏移植科主任,挑起了培育中国肝脏移植技术精英团队的重任。从此,他以北京、天津、济南三地为轴心,将肝脏移植技术辐射向全国各地。

在肝移植的临床实践中,臧运金教授认识到乙肝和丙肝是肝癌最常见的原因。中国的肝癌发病率更是世界前列。超过80% 的肝癌患者由于确诊时已到晚期、病灶多或肝功能储备不足而无法手术切除,这些患者预后极差。同时,臧运金教授也意识到,由于发病率和器官捐献率与西方有着很大的不同,让他敏感地发现活体肝移植才是主要方法。

活体肝移植治疗肝癌无需等待,符合早发现、早治疗原则,避免了等待供肝期间肿瘤发展,并且从伦理学上支撑扩大选择标准。这样,直系亲属之间都可以进行活体移植了,这是今后肝移植治疗肝癌的重要途径。

谈起国内肝移植的发展现状,臧运金说:“我国肝移植技术从上世纪70 年代开始起步,中间因为某些原因停顿过,但自2002 年起又开始发展,到现在已日趋成熟,达到国际水平,手术在技术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甚至在某些领域内国际领先。”

完成国内首例多米诺肝移植

多米诺肝移植是指某些需要进行肝移植的疾病中,肝脏仅仅因为遗传缺陷导致全身系统性疾病,但是肝脏本身剖解结构正常,功能良好,将其切除的肝脏作为供肝,移植给另一受者的手术。过程类似多米诺骨牌,因此得名。

国际上首例“多米诺”肝移植产生于1995 年,至今在全球范围内这一手术也较为罕见。2005 29 臧运金教授完成了国内首例多米诺肝移植。多米诺供肝来自一名岁的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男性患儿他接受了一个成人供体的左半肝切除的肝脏转而移植给一个个月大的先天性胆道闭锁患儿。

臧运金教授说,他们也是世界上接受多米诺肝移植年龄最小的一对患儿。多米诺肝移植在肝移植领域是高难度的手术。由于切除多米诺供肝时要兼顾两个患者的需要血管、胆道保留合适的长度十分关键。而对于接受多米诺肝移植的患者,供体的血管、胆管较常规肝移植短得多,完成手术需要高超的技巧。在此之前,中国还未做过此种手术。武警部队总机构肝移植研究所对这一手术进行了细致地分析和准备,在臧运金等人的努力下顺利地完成了手术。六个月的时间过去接受多米诺肝移植的患儿生长发育良好肝功能正常标志着手术取得圆满成功。这例手术填补了国内的空白,同时这也是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作为多米诺供肝的世界上第二例多米诺肝移植,对于积累经验、拓宽多米诺肝移植的适应症均有重要意义。受体患儿至今健康存活至今,成长为成绩不错的小学生。

谈起这个医学的世界性技术难题,臧运金教授笑着说道:“大家中国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心灵手巧。”这句玩笑的背后是臧运金教授对自己精湛技艺的胸有成竹。大家常说武侠世界里的顶尖高手能够“举重若轻,举轻若重”,臧运金教授多年来积累的经验和技艺让他无论面对多繁复的手术都能“举重若轻”,然而让他站在无影灯下,无论再简单的手术,他都看得很重,细致认真地对待,这就是“举轻若重”。

科研成果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11114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由武警部队总机构肝脏移植研究所所长沈中阳教授为第一完成人的课题组联合天津第一中心机构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作为“肝移植的临床研究及应用”该课题组的主要参与人,臧运金教授为该课题的顺利完成贡献了自己力量。他说道,现如今的科研不是单独的个人就可以完成,需要一个团队的共同努力。武警部队总机构肝脏移植研究所为我国肝移植的发展起到。

“肝移植的临床研究及应用”课题取得了多项成就和创新点,完成了我国首例存活超过十年的肝移植创造我国肝脏移植首个长期存活的记录;创建针对我国无心跳供者供肝标准获取方式;创立肝移植术后乙肝复发的综合防治体系;国内率先制定再次肝移植技术规范;创建完整的临床肝移植医疗体系.项目组打破肝移植外科的固有观念,创建了现代肝移植中心的组织架构。包括移植外科、移植内科、移植麻醉、移植ICU、移植病理、移植随访以及影像、药理、血库等专业人员。从术前救治→评估→等待排序→术前准备→手术→麻醉→ ICU 管理→术后管理→术后长期随访,建立了完整的肝移植治疗模式,加强了肝移植全过程的质量控制。

目前,我国大型肝移植中心多采用课题组创建的组织构成模式,推动了我国肝移植事业的整体进步。通过上述体系的建立,临床肝移植取得了快速的发展,成绩显著提高,患者围手术期死亡率明显降低。

此外,完整随访是肝移植专业技术水平的重要标志,项目组建立了全国最大的随访中心创建了肝移植专业病历系统,专职随访人员对肝移植受者进行终生、系统随访。并且成立华夏移植基金会,推动我国器官捐献体系的建立。

大家常用“大匠运斤,无斧凿之痕”来形容人技艺精湛,肝移植作为非常复杂的手术之一,需要时间的积累和反复的实验。几十年的时光匆匆,臧运金教授在肝移植领域付出汗水收获鲜花掌声和病人的祝福。两个生命通过肝移植联系在一起,而臧运金教授就是那个建立这种联系的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