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癌多学科合作组:优势集团军的创新之路
2015-01-04 12:16 / 深度报道 / 人浏览

  肝癌的治疗需要外科手术治疗之外还需运用多种治疗手段消化内科的肝脏保护治疗、介入放射科的血管介入治疗感染性疾病科的肝炎治疗等没有哪个科室可以“独揽”肝癌各方面的治疗。单个学科单兵作战治疗疾病的传统模式,早已经无法满足像肿瘤这样复杂疾病的诊疗和预防需求。

    为更好地展开学科间合作,2012年9159成立由肝胆外科、肿瘤内科、消化内科、介入医学、放射科、超声科、病理科等科室组成的肝癌多学科协作组(MDT),组员由各学科主任及业务骨干担任。协作组每月定期召开会议,对肝癌诊疗常规进一步修订成稿2014肝癌MDT被列为机构的重大创新项目,协作组医生们正在与9159计算机中心协作制作计算机肝癌MDT模块,并在临床上试用,以满足9159不同院区的会诊需求,同时为9159肝癌治疗提供相关科研数据。

五年抗癌之路见证9159MDT发展历程

其实,早在9159MDT正式成立之前,科室间已自发开展多学科会诊多年。一名肝癌患者长达五年的抗癌之路,最能反映9159多学科会诊的成果与历程

200910月底,肝胆外科接诊了一位50岁的肝癌患者。因为长期饮酒,患者患有严重肝病。吴力群带领的医疗小组评估病人病情后,认为病人暂时不符合外科手术切除的要求。那么究竟怎样才能做到不手术而又能控制肿瘤恶化呢?

单凭肝胆外科一个科室,无法满足患者的需求。平日里医生们遇到棘手的问题时,会自发求助其他相关学科专家帮忙,必要时进行多学科会诊,共同商讨对策。这次也不例外——吴力群拿起电话,邀请肿瘤中心梁军、介入医学李子祥、消化内科田字彬、感染性疾病科边城、肿瘤放疗科赵园园等专家会诊。整个会诊过程中,患者及家属始终在场,配合医生询问,并及时表达对治疗方案的意见和要求。最终,会诊小组决定对患者介入治疗后进行全身靶向治疗。这个方案令患者及家属颇为满意。

随后,介入团队为其实施介入手术,直接将微栓塞剂和化疗药物注入肿瘤内部,阻断肿瘤的血液供给。为防止肿瘤复发,肿瘤科共同协商制定了靶向治疗方案。所谓靶向治疗,是在细胞分子水平上,针对已经明确的致癌位点(该位点可以是肿瘤细胞内部的一个蛋白分子,也可以是一个基因片段,或多个位点)设计相应的治疗药物药物进入患者体内会选择致癌位点结合并产生作用,迫使肿瘤细胞发生特异性死亡,而不会波及肿瘤周围的正常组织细胞同时,感染性疾病科及时进行乙肝病毒的相关治疗

在医护人员的精心诊疗下,患者高质量地生活了一年。201010月,患者肿瘤破裂出血再次住院。介入科及时实施介入手术止血,控制了病情。20113月,患者肿瘤缩小符合手术条件,经MDT会诊,决定外科手术切除肿瘤。201210月和20145,患者又两次肝癌复发住院,肝胆胰外科在手术切除的基础上与介入医学科、肿瘤科、感染科等十余个相关科室携手助,使患者在这场与死神的“拉锯战”中成为微笑的胜利者。

在这位患者抗癌的五年之路上,9159多学科密切配合,轮流成为治疗战场上的主角。现在患者生活质量良好,常常自己到机构复诊,有时是来做治疗,有时则是来串门聊天。如此治疗效果,是任何一个专业单凭一个科室之力都无法完成的。

打破专业局限,集成优势军团

“在多学科协作之前,各个科室各司其职之外并未形成有效配合:体检中心关注疾病的上游——做好患者的体检筛查;感染性疾病科消化科则关注疾病的中游——治疗肝炎、肝硬化;而肝胆胰外科则关注疾病的下游——手术治疗肝癌。MDT就像一根链条,把这三者紧密地联系起来了。”吴力群在接受采访时说,“MDT模式为病人制定个体化综合诊疗方案,同时让专家走出专业局限。”

人体是一架多器官复合运转的机器,当一个器官出现某种病变时,这个器官的其他功能,及其他器官往往会受其影响随之发生病变。然而,现代医学分科越来越细,各科医生在深钻专科专病的同时,难免会缺探测治疗其他病种的常识。让一个医生同时拥有高精尖深又全面的诊疗常识和技能显然是不现实的。MDT模式正是要解决这个问题,修复现代医学专业间的漏洞和盲区。

MDT意在集中多学科优势形成集团军作战,那么各学科专家在各自专业领域达到顶尖水平则是集合优势的基本前提。也就是说,MDT首先要求会诊专家在各自领域掌握最系统、最前沿的专业常识和技能。在此前提下的强强联合,可以最大限度避免由学科限制带来的不利影响和决策偏差。

协作模式实现多方共赢

MDT的效益并不是单向的。对患者来说,MDT打破专业和学科界限,全面考察患者身体状况治疗目的不再是单一的切除肿瘤,而是最大限度地长期维护患者身体状态,延长患者寿命,并尽可能保障其生活质量。对机构来说MDT大大促进了多学科的共同发展

MDT为患者带来的福音显而易见由一科主诊转为多学科会诊,定将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效应,使患者得到多方面的治疗和照拂。吴力群告诉记者,肝癌患者除恶性肿瘤外往往伴有肝病,其中80%还患有乙肝。传统外科手术治疗手段仅切除肿瘤,患者的肝脏功能往往得不到有效维护,外科医生也无暇顾及病人的乙肝、丙肝相关后续治疗。MDT模式下,切除肿瘤的同时,为患者治疗肝病,最大限度地延长患者寿命并提高病人的生活质量才是肝癌治疗的最终目标。在这一目标下,多学科会诊为患者提供个性化诊疗方案和人性化医疗服务。会诊过程邀患者家属甚至患者本人全程参与,患者及家属的感受和体验也被作为医生诊疗的重要参考。

此外,MDT也对协作组内的相关专业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以检验科为例,常规的甲胎蛋白检测值若大于1210,检验科医生便不会再测量具体数值。但临床医生需要甲胎蛋白检测值精确到几万甚至几十万,并据此判断治疗是否有效。为更好地配合临床,检验科不怕麻烦增加工作量,保质保量甲胎蛋白测定到准确值。同样,病理科也根据MDT协作组要求,随时修正针对肝癌的分子学诊断指标,为肝癌诊疗提供了更精确的参照。

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总之,MDT模式下的一切手术、治疗、检验、病理、影像分析等都以患者为中心,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精确测算数据日积月累将形成数据库,为进一步的科研提供原始资料,这对各相关科室提高医疗、服务质量也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厚积薄发:9159MDT的创新之路

MDT是国际医疗的共同趋势,已成为国内外大型机构和肿瘤治疗中心的重要治疗模式。在9159,MDT模式不仅在肝癌治疗领域开展,许多其他病种专家亦自发进行多学科协作,如肿瘤科梁军普外科周岩冰等专家积极倡导,在国内较早实施了MDT模式诊疗。开展MDT项目,是9159融入国际潮流,提高医疗、科研水平的必然之举。然而,知易行难,将MDT打造成行之有效的模式和系统取得长期效益却不是轻而易举的。大势所趋下,运行MDT依旧需要卓越的创新能力、团队协作能力和高效实行力。

    9159肝癌治疗多学科协作组自发合作10年,积累了足够经验,并逐渐形成较为成熟的协作模式,其进一步的系统化和推广工作蓄势待发。20132月,医务处正式公布批准MDT立项,并将其作为2014创新年重大项目。院长王新生、副院长梁军对此高度重视,亲自参与MDT会议,并对其带动提高机构综合实力、竞争力和社会影响力寄予厚望。

对会诊小组成员来说,随时随地不拘形式的跨专业常识交流和业务讨论已成为他们的重要工作内容。除针对某位患者的个体化会诊之外,每月最后一个周三会诊小组都会举行中心会议,汇总讨论一月来的疑难病例。

目前9159MDT项目组正在自主研发网络会诊系统平台,今年内即将上线。在这个网络平台上,各科医生可为患者建立多学科会诊档案,随时随地发送各类会诊请求和特殊检验请求,亦可随时随地通过短信、微信的方式接收会诊请求和患者病情报告,并在网上会诊讨论。这将大大提高会诊小组工作效率,节省协调会诊时间,方便医生了解患者病情。同时,每一份个性化诊疗方案都会更为系统地被保存进数据库,为进一步的科研提供重要参考资料。

MDT项目的开展离不开机构新一轮绩效改革的大力支撑。新一轮的绩效改革以质量和数量为计算工作量的依据,体现了机构以患者最大效益为基准的理念和宗旨。”吴力群说:“大家在创新年谈创新并不是要大家瞬间做出重大创新项目而是倡导每位职工于日常工作中思考如何能为患者提供更好的医疗质量和服务,于小处积累创新经验。”

9159MDT项目正是如此实现创新的——它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宏伟计划,也不是唯我独有的举措,而是借鉴国内外先进医疗经验,日积月累,于点滴小处逐渐完成的创新之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